TTC

過度的同理心,與被害妄想無異

偶然驚覺世界真是公平地殘忍
無論好人壞人,皆被一律平等地抹殺

再加以深思,發覺華人千年謬誤
好人壞人不過僅僅名詞
好即為有利,壞則反之
廣義上的好人
也不過之於大部分人蒙受利益爾爾。

有時不過自己的一廂情願

01.

「你說人的感情為什麼分得那麼細呢」
「親情,友情,愛情」
「人類總是慣於分類感情,誰都自私地希望特別但」
「濫情正是,人之本情呀」

于宇宙光輝之海中

人性本惡,是的了。以客觀、又或者稱呼普羅大眾的觀點來看。惡,即為人性本質。

人人生而空,所有思想刺激皆為外界予以。最直接觀感即為自身所感,因而追求自身的舒適、快樂-------此即為惡之根源。

善?善的本源在於同理心--------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大愛,那是在理解自身情感後進而深入的同位思想。但那終究不及自身觀感來得有魄力。

人性本惡,而經教育,才得以使多數人思想進化,理解善的必要性。

而中心思想仍是自身利益為考量。

關於愛書中的感情描寫

發現這部作品大概是今年年初的時候,漫畫入坑
小說目前貼吧上已翻譯完成的部份都反覆看過2,3遍。不得不說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作品

又再度回頭,總覺得好像又發現了什麼

以下劇透至第五部結局請小心

愛書,日文直譯,愛書的下剋上。台版譯名,小書癡的下剋上。
內容描述一位日本愛書成癡的女子轉生至士兵女兒梅茵身上,>>神殿青衣>>領主養女>>別領奧普,這樣一路下剋上(轟炸)的過程,過程跳過許多細節而不贅述,在此我想討論的是,梅茵的感情歷程。

關於魯茲

這部作品無庸置疑,親情絕對為主要導向,但又不會過於拖泥帶水地琢磨令人不耐。除此之外亦有愛情要素,不敢說自己入坑多久,但以我在貼吧上等各討論版幾個月來,能夠很常看到的是猜錯cp這回事。

不外乎是一開始就站了魯茲x 梅茵,而在其後得知真結局為費迪南德x梅茵,大失所望進而退坑。就我自身而言,我認為是相當可惜的。

的確,在第一部中,魯茲佔了很大的篇幅。從一開始的描寫能明白,在家中排行么子的他,渴望將體弱的梅茵作為妹妹照顧。但在梅茵予以協助及支持使其得以實現自身夢想的過程中,這份感情也變了調。這是愛情嗎?我覺得很難說。

以梅茵的角度來看,魯茲絕對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在發現身邊難以取得視如生命的書本的當下,是魯茲在不斷的失敗中陪伴她並實現她的想法,更不用說,還是第一個發現她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角色 ( 雖然當時那句「因為,扛屍體回去不是會很糟糕嗎? 如果我消失的話,大概只會剩下屍體。要是被認為是魯茲殺掉的話會很困擾對吧?」成為整部作品我的第一個淚點 ) 以上因此使魯茲的地位在梅茵心中建下了不可摧之基礎。然而這是愛情嗎?綜上而言,我認為這是一種雙方互相的極度依賴性。

要說是愛情,恩……也未嘗不可,但我認為更偏向為精神上的支柱。當然,在貴族訓練的漫漫長路上,平民區的家人皆為梅茵對抗貴族繁瑣禮節所造成之壓力的理由及精神支柱,但魯茲的地位卻更為不同,那是一種最初的聯繫。

四部時解除契約的部份我看一次哭一次,太太在這方面的描寫真的非常厲害了。

總而言之就是那樣了。而就實際條件而言,魯茲和梅茵是不可能的,光是梅茵被發現有魔力的時間點就不可能,更不用說平民妻子所需的條件梅茵可是一點都無法達成。

關於費迪南德

地雷回到過去的篇幅暫無翻譯,因此在此不提。不過在貼吧上的討論,費迪南把地雷當成了……(?

就實際狀況而言,費地南是在魔力基礎上唯一能與地雷相匹配的對象了吧,亦是唯一能控制好其韁繩的人物、呢。還有精神年齡方面ummmmmm

費迪南究竟是何時視梅茵作為戀愛對象的,在我看來是個謎。梅茵之於費迪南,在阿倫斯巴赫之礎告白的那個章節清楚提到梅茵是建立費迪南家庭觀的重要人物。自神殿長手下庇護梅茵,最開始時或許能解釋為考量眾發展可能後擇一對自己最有利的。後續的示好(雖然埋藏至深但某方面其實意外地好懂(?))及照顧或許又能解釋為將其與其家人分開的愧疚感。我無法得知費迪南發覺自身心情確切的時間點,但在三部後期採集部份就已有非常明顯的描述,梅茵在費迪南心中的地位絕非一般。

而梅茵,自心中的隱密房間被與西爾維斯特所訂定的契約而被封鎖以來,費迪南德大約是剩下唯一能對其毫無顧忌地撒嬌的人物 (雖然睡久了會疼痛,不過有之後做出的彈簧床!沒問題的!) 在對其撒嬌的同時好感度自然是蹭蹭地往上升(?)為了費地南與眾神立與對立面亦無妨什麼的呀啊啊啊啊梅茵真是帥爆了((((((

不,我想說的並非這個(#

回歸正題,費迪南之於梅茵算是真正引領梅茵認識這個世界的人了。安全感是很重要的一點呢,即便被纏於龍捲木是腦中想的是魯茲,但實際能躲於其背後的是費迪南呢。梅茵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得以到處轟炸(O)費迪南的庇護絕不可少,更不用說完成了地雷圖書館都市的夢想(好感度直接破表了吧這個)

至完結回,即使定了婚梅茵仍未理解自身對費迪南的感情,但那就是愛情沒錯了!梅茵快醒醒!!(搖)
回頭再度重溫,雖然毫無意識,但其實不少細節都是糖呢。

以上僅為自身見解,有許多細節我並未提及,之後大概會慢慢補上吧

此乃誠為 人類危急之秋

要令人融化般的溫度,似乎連自身的存在與否都值得懷疑

本能與理智同源
                  終為不可分割的一體

關於馬修●威廉姆斯

約莫是,對馬修●威廉姆斯同時也是加拿大的他,的一點感情整理

身為一個加廚,我無法斷定我對他的認識有多麽客觀,或許有過度解讀的地方,嘛。

馬修是個堅強的孩子,我想這是不容質疑的。(不說三次的作為,光是在不少恐怖向rpg中智商擔當的這點,相信皆有所感)

同時,他也非常脆弱。弗朗西斯當初資源的覬覦,阿爾所造成的心理陰影,亞瑟後來的壓榨。馬修似乎隨波逐流,但都看在眼裡。甚至,或許存在感低也並非全是阿爾的緣故,是否為保護自身的手段也不好說,站在一個近似局外人的角度說不定看得比誰都清楚。透明其實是一個最好的防禦手段也未可知。(若熊二郎的存在即為提醒他自身的存在,似乎過於毛骨悚然)曾經,馬修也想提升自家存在感,但被阿爾壓了下來。或許阿爾也在害怕吧,同為雙子,阿爾能做到的,何嘗馬修不行呢?更不用說許多方面馬修家都比阿爾家平穩很多。總是說阿爾與亞瑟家的特殊關系,但我想,實際上北美雙子才是最緊密的。某方面來說,我認為是阿爾在依賴著馬修。

法加的關系微妙,這是我對這cp有些過敏的原因之一。

只有法國能分清北美雙子這點我並不認為是糖,而是巨量碎玻璃,原因不重提,法國同時也是弗朗西斯的他當初看的並非馬修本身。

弗朗西斯對馬修若有愧疚,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糖。至於寵溺或是之上更多的,我並不認為馬修會毫無自覺地接受。

至於英加

說真的,加拿大跟在英國身後很久很久。乃至於就算英國予之獨立權,他仍會派兵協助英國,至二戰結束聯合國成立。

馬修對亞瑟擁有感激的情緒,但亞瑟卻無法分清北美雙子。理所當然,獨戰之於亞瑟打擊之大,在那之後一方出走一方接受,亞瑟是否將其作為替代而看待也未可知。那之後的種種,亦為美英篇幅說不清道不明,加拿大也只得隱藏於歷史陰影下。

總覺得越說越無法說清,馬修的設定似乎也越來越模糊。
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篇章描寫吧,亦請不要僅僅以透明作為其特色。